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新闻 > 公司新闻

玩历史:写《我开后百花齐放杀》黄巢 你为什么不建立新王朝?

发布时间:2020-10-1019:09:24

当年衣着光鲜的Numa少年时,满城金甲!

公元850年,曾经辉煌的大唐进入老年。这时的晚唐就像一个正在挣扎的老人。似乎只需要一个微跌,晚唐就万劫不复了。此时,坐在寺庙里的唐僖宗李逸并不知道自己要被不到100英里外的一个失败的学者追赶。

离当时唐朝最高统治者不到百里的人叫黄巢,这是他在公元850年第四次失败。黄巢在长安城客栈很郁闷。他想到了千里之外的亲人,觉得整个个人生活毫无意义。但他不是生来承认失败的。

黄巢拿出诗词,一遍一遍默读名人写的古诗词名词。还有岑参的“弓变得僵硬,几乎拉不动,那里很难保护铁衣”;还有王昌龄的《黄沙每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不还》、《秦关明朝,长征不还》;有李白的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;另外还有李贺的《好汉不拿吴钩,收关山五十州》。黄巢看完这些诗句,露出不屑,心想:害人,一群人渣,不如我写的好。可是我为什么没考上?

黄巢看着雄伟的长安城,幻想着自己的厄运。他铺开宣纸,挥挥大墨,一口气写了一首七言绝句:

直到9月8日在秋来,我开花后,花会杀;

盛开的菊花盛开了,长安的芬芳的香味,城市沐浴在芬芳的菊花-意大利,土地是金色的菊花一样。

这首诗叫《不第后赋菊》,翻译过来就是:落榜后夸我菊花。

黄巢不知道的是,他很快就会体会到诗中的场景。这个《不第后赋菊》也会影响到唐朝甚至整个中国。

当时,晚唐在唐僖宗李米的领导下摇摇欲坠,社会矛盾层出不穷,平民百姓已经处境艰难。举几个例子:

唐僖宗李毅的女儿病得很重,唐僖宗从全国各地找了20多位名医为她女儿看病,但她无法返回天堂。按理说老弱病残是天经地义的,但是我们的天子把这些医生都斩首了,使得医患关系非常紧张。

晚唐时期天灾人祸不断,但无论是丰年还是灾年,农民都要把粮食的一半交给朝廷。黎民派代表与朝廷交涉:灾年收成不好,能少缴税吗?那些官员说,我看不到叶子都是绿色的。旱灾年在哪里?这样,群众关系就不好了。我们伟大的毛主席曾经说过,一个人民群众关系好的政权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

农民日子不好过。你以为那些卖工具的商人日子不好过?当时朝廷垄断了大唐的丝绸、茶叶、盐业等热门创业项目。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也很不好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被朝廷垄断的项目,不仅造价更高,质量更差。社会上不同阶级之间的矛盾不断。

写完《不第后赋菊》,黄巢回家老老实实的继续他祖传的生意:私盐市场。然而,在黄数十年的商业生涯中,他被当地政府勒索,以至于黄的年终奖金无法支付给员工。哎,不能从文学上抛弃农业,也不能从商业上抛弃文学。俗话说兔子急了就咬。那天晚上,黄,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板,看着自己的小金库一天一天的缩小,想着自己儿时的梦想,不禁想了很多。是的,是时候实现我儿时的梦想了:城市里遍地金花。

他关闭了他祖传的生意(我不知道他祖先的不同之处),加入了王献之军队

当时,大唐的李玟对朝廷很失望。他们的反旗一拉,就以极大的声势加入了三十万造反农民的行列,各地纷纷响应。黄巢、王献之,带着这三十万雄师,驰骋于晚唐疆域,由南向北,由白转黑,满目疮痍。大唐各城相继沦陷。

这时,唐僖宗发现让他反对的丹尼尔是一个落榜的学者。唐僖宗感到震惊,但为时已晚。

王献之高兴死了以后,黄老板成了这支军队的绝对向导。正如他的剑锋所指出的,他向前走;他挥舞旗帜的地方是他占领这个地方的时候。黄八对他的军队进行全职管理,他的执行力更强。他们迅速打到洛阳,瞄准长安。

当黄老板放下长安,坐上了天子的宝座时,他非常感伤。他看到唐僖宗李逸带着他的家人和贵妃娘娘狼狈逃往四川。黄巢站在长安城的城墙上。头顶的横幅嗖嗖作响,这一刻,是他的高喜。想到皇宫只能是皇帝的家,载歌载舞。他不禁想起了21世纪的那首歌:菊花断了,大地伤了,大唐的异彩变黄了。

唐僖宗不用说,李毅把长安交给了黄老板。兴高采烈地调唐,改名叫大器。

可是我们老板黄从来不是天子,不懂治国。你不能拿出你在家做的私盐市场治理员来治理国家。这时,我们老板黄想出了一个好办法:高层领路人换岗制度。这在1000多年前是非常牛的。太棒了,我的黄老板。但是,黄巢当时没有治国的基础。战争历史悠久,晚唐千疮百孔。金融危机频发,GDP连年下滑。此外,唐朝余孽中又涌现出一员猛将:大同军防守李克用。这个猛将很厉害,就像疯狂的野牛,到处举行复国战争,打败黄老板。就这样,建国不到五年,大器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
至于黄老板的失败,史书上有争议。有人认为他是被侄子杀死的,也有人说是被唐军杀死的。但我更相信的是,多年以后,在一座古庙里,有人看到黄巢穿着画在壁画上的长袍。在庙里还发现了一首诗:

记得当年草飞对,铁衣满僧衣;

没有人知道天津大桥,所以他独自看着罗惠。

签名:黄超。

这首诗翻译如下:想当老人,金铁马黄袍,多牛逼。现在没人知道光头怎么逛街了。

另一方面,波澜壮阔的唐朝重新掌权,但已经不稳。中原人逃亡广东,成为客家人。洛阳的玉人们和牡丹一起死去。武则天建造的超级工程大明宫被烧光了。军阀争抢土地,列为独角兽。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四十年之后,唐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仰望唐代诗人不朽的星空:罗七岁,写白发浮绿水,红掌凝清浪;杜甫七岁,写诗《咏凤凰》首;李白更甚。他五岁时就能“超过刘佳”.

黄巢呢?

那一年,树枝上落了雪,黄巢才七岁。那一年,西风骤寒,草木凋零。只有一簇簇菊花明亮而金黄。黄巢写了《咏菊花》:

院子里种着西风,寒蝶难来;

其他年份,如果我是狄青,我会报桃花。

这份憧憬,这份气魄,让我活了一辈子。